外国媒体埃及是以色列和哈马斯冲突的最佳调解人

中新网7月23日电新加坡《联合早报》 23日发表文章称,世界对日益加剧的以巴冲突感到担忧。作为冲突的双方,以色列政府和控制加沙的哈马斯需要外部调解来停止冲突。尽管埃及最近的停火协议实际上已经失效,但从现在起,埃及仍然在调解以色列和哈马斯之间的冲突中发挥着最佳作用。

文章指出,7月15日,埃及发布了停火倡议,以色列也同意停火。然而,哈马斯在停火当天继续向以色列发射火箭,因此停火协议成了一纸空文,愤怒的以色列政府不得不修改其作战计划,使对加沙的大规模地面攻击成为可能。

为什么哈马斯拒绝埃及的停火提议?文章分析说,拒绝埃及的停火建议有两个主要原因。首先,埃及的停火倡议可能没有“欢迎”哈马斯。第二,哈马斯的经济状况可能没有被提及。在穆尔西执政期间,哈马斯控制的加沙地带最终因埃及西奈半岛拉法口岸的重新开放而被激活。然而,随着穆尔西的倒台和塞提的执政,出于安全考虑,拉法口岸再次关闭。因此,如果埃及的停火协议不符合哈马斯的经济考虑,哈马斯拒绝停火就不足为奇了。

然而,这篇文章转而说哈马斯拒绝埃及的提议只不过是名和利。然而,如果我们想达成进一步的停火协议,恐怕我们必须依靠埃及。

文章指出埃及是目前唯一与以色列和巴勒斯坦有正式沟通渠道的国家。尽管在穆尔西执政期间,埃及公众发出了巨大的声音,要求重新考虑埃及与以色列的关系,但双边关系最终得以维持。Sethi掌权后,埃及新政府的部长们大多是亲西方的政治家,所以与以色列保持正式的外交渠道是不可避免的。此外,尽管政府和哈马斯关系紧张,埃及仍然可以通过法塔赫领导人、巴勒斯坦总统阿巴斯和其他巴勒斯坦政治派别与哈马斯沟通。

文章认为,埃及现在拥有了促使哈马斯停火的关键力量。如前所述,非常重要的是,经济封锁没有解除,因为哈马斯不停火。哈马斯面临的经济封锁来自两个方面。一个是以色列对哈马斯控制的加沙的空中、海上和陆地封锁。第二,埃及关闭拉法过境点阻止了加沙与西奈半岛保持经济联系。如果埃及能够以解除封锁或部分解除封锁为诱饵,辅以其他手段,哈马斯接受停火的可能性将大大增加。

文章认为埃及有动机继续调解巴以冲突。埃及的西奈半岛靠近加沙。如果以色列大规模入侵加沙,势必导致大量巴勒斯坦哈马斯武装分子逃离,那么人口稀少的西奈半岛可能成为哈马斯军事人员逃离的首选,势必对西奈半岛乃至整个埃及社会局势造成巨大压力。在这方面,埃及有诚意和动机来调解以巴冲突。

文章还指出阿巴斯的调解活动离不开埃及的帮助。自从以色列和哈马斯之间的这一轮冲突开始以来,阿巴斯作为巴勒斯坦总统,一直在国际和区域国家之间进行游说。一方面,阿巴斯作为法塔赫的领导人,可以与一些哈马斯高级领导人讨论条件和停火意图。另一方面,作为国际公认的巴勒斯坦人民的法律代表,阿巴斯有资格与各国讨论干预计划。其中,埃及是阿巴斯选择的重要一站。

访问埃及后,阿巴斯前往土耳其会见土耳其总理埃尔多安。作为支持哈马斯的重要区域力量,土耳其可以从另一个渠道与哈马斯保持沟通。“埃及第一,土耳其第二”的时间表表明,埃及仍然是干预的主角。

文章强调,尽管以色列和哈马斯没有真正遵守埃及以前的停火倡议,但埃及作为中东的传统大国,有能力、意愿和可能继续积极干预以色列和哈马斯之间的冲突。因此,恐怕埃及仍然是地中海不可或缺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